OA办公系统    上饶师范学院
栏目导航
生命科学学院教务办“惟义访谈”第一期 农科院到生科院的追梦人 ——于文清博士专访
日期:2019-12-26 16:50:44       点击量:

 

生命科学学院教务办惟义访谈第一期

农科院到生科院的追梦人

——于文清博士专访

 

张艺欣:于老师,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已吗?

于文清:我叫于文清,我是19年被上饶师院录取的博士,之前在黑龙江省农科院从事科研工作十几年,也算是一名刚刚成为大学教师的新人,当老师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张艺欣:于老师,为什么会来师院教书呢?

于文清:先说说我为什么会想当老师吧,实际上从小学起就很崇拜老师,非常想成为一名老师。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对各种职业的人接触的也非常少,其中接触最多的就是老师,一直觉得老师在人生阶段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想当一名有用的人,所以想当老师。至于为什么要来师院,是因为我是在职读博,一边工作一边读书,读完博士后感觉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点,之前考师范大学没有考上,后来就考了一个农学类的院校,但是当老师这个梦想一直没有泯灭,所以有这个机会还是想试一试自己可不可以,正好上饶师院到哈尔滨去招聘,我就在一次招聘会上看到我们学院,感觉我们学校对我们非常尊重,这种认可的态度让我感觉如果我来到上饶师院是可以得到发展的机会的,也可以做一些有用的事。

 

张艺欣:于老师,这个学期教学有何收获?

于文清:收获挺大的,最大的收获是能够得到学校老师的接受和包容,特别让我感动,刚去学校报道安排课的时候,在和其他老师都不认识的情况下,向其他老师求教,我第一个找到的就是邓接楼老师,教材、课件PPT等教学材料邓接楼老师都毫无保留的给我参考。另外在教学过程中,学生对我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因为距离自己离开学生阶段已经过了20年了,这时候的学生和那时候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接触下来后发现,现在的学生对我来说也是很包容的,在讲课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纰漏,尤其在处理和学生关系的时候难免会把以前工作上的方法带入课堂,但是学生能够理解,甚至有的学生私下会跟我谈心,他们会说老师有些地方需要改进一下,这点我挺感动的,当时心情可能会不太好,怎么被学生给批评了,但是后来回头想一想,感觉这个学生当时能这样说对我来说是个很好的事,我到现在也很感激他。我现在经常也会和学生聊一聊,课堂上哪些地方需要改进,需要进步的,这点收获是很大的。另外在教学上,教务办的工作非常细致,对新老师也很有耐心,让我们感觉有抓手,让我知道工作应该怎么做,收益很大。

 

张艺欣:于老师,教学上有什么创新吗?

于文清:现在还不敢说创新吧,主要我的第一步应该还是说想就是先把书本捡起来比较好,能把知识正确的传授是我第一个想要解决的问题。然后因为我之前是从事科研的,所以在实验课上,我感觉这方面我倒还挺得心应手的,把以前工作方面的一些收获,直接应用到教学方面,感觉还是挺合适的,同时也得到了学生们的认可,他们很喜欢这种在实验课上去领会课堂的知识。栽培学这方面我把几个相关的实验串起来一起做,让他们前后有衔接,让学生觉得不是一个时间做完就结束了,我还要后续继续去关注他。本科生嘛,可能有很多需要考研,要继续深造去从事研究方面工作,我想让他们知道很多事情并不是努力就行了,还需要持续不断地去坚持,要发现其中的一些现象,这一点,我觉得我做的还是可以的。

 

张艺欣:于老师,教学上有什么困感吗?

于文清:实际上,我是个有困惑的人,前几次我们园林园艺听课评课活动的时候,不包括是我,其他老师可能都有这样的困惑。我最大的困惑就是,经过一学期和学生的交流,还是能够对学生一些了解,但了解的还是不够,对他们的心理活动了解的也太少了,因为很多时候像我这样刚开始讲课,在课堂上还不太敢放开,就怕放出去了收不回来。有时候也不太敢讲,在讲课讲到一半,停下来去关注某个学生的这种意识我是有的,但是在能力上,还欠缺一点。所以,以后努力的方向就是在课上或课后多跟学生进行一些交流的,能够多去了解他们,让我能知道他们想要学什么,或是他们关注的东西是什么,把书本上没有的知识多引入到课堂,让学生从心里喜欢听课,而不是被迫去听课。

 

张艺欣:于老师,你的教学热情源于什么呢?

于文清:关于教学的热情,我也不确定这算不算是热情,假如我一走进教室,走上讲台,上课铃一打,我就感觉我必须要去教好,并且不要把学生引入歧途啊,教错误的知识啊,这应该就是我的责任的。要说热情,感觉来自于学生的热情更多一些。如果是我教的某一个方面,或者是某一点得到了学生的认同,得到了他们的呼应或者跟我互动特别多的时候,我就特别开心,然后我发现我就能更激发出来灵感,我更享受更多的东西,如果是学生们都你讲你的,她听她的,或者是你不知道听没听的时候啊,就感觉啊,我就是把书本上的讲完,他们也没感觉,这是我不想要的感觉。

 

张艺欣:于老师,你对我院学生有何评价?

于文清:我认为,不同年纪的学生他们特点是不同的,先说说我教的大二和大三的学生吧,感觉大二的学生就像孩子一样,以前我自己当大学生的时候,一直认为我是个成年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一直靠自己,现在学生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等咱们走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比他们大了20岁,感觉他们还是孩子,还得像对待孩子那样有耐心的去对待他们。大三的学生,我感觉他们就像蜕变了一样,他们已经成熟了很多,这个时候,如果把它们当成孩子,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所以我对大三的学生,就没有像大二学生那么和善,那么温柔,相对来说我更愿意去做他们的朋友,多多站在他们的立场,去想想他们的就业,他们考研的压力,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情,我会去想我应该从哪方面帮助他们。

 

张艺欣:于老师,你的教学文档十分规范,有什么心得吗?

于文清:我其实挺惭愧的,因为我第一次做的期中考试卷,也是经过你手反复的修改好几次了,其实我感觉还是教务办工作做的比较细致,其实对我们来说如果都能按照教务办给的模板细心的去做,都能做到规范。我也并没有什么心得,也没付出更多的努力,只是按照要求一步一步的去做。

 

张艺欣:于老师,你对我院师范认证有何理解?

于文清:对我来说,师范认证是特别陌生的一件事,在开第一次师范认证推进会的时候,对当时布置下来任务,我就感觉很迷茫,完全不知道我该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就是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幸好林涛老师是我们的组长,给我们老师每一个三级标题都提出了一些建议,我根据这些建议也上网查了一些资料,但还不是很理解,只能按照组长的要求,或者按照他的部署,去查一查相关的资料,到现在为止,还处在这种茫然无知的阶段,我一直希望关于师范认证我们能得到一些培训,这周看到我们几位老师去了南通参加师范认证研修会,感觉你们收获不小,希望到时候能多给我们指导。

 

张艺欣:于老师,你对今后教学有何打算?

于文清:今后的教学,就目前来说我最大的目标,也是我最高的目的,就是想让学生喜欢上我的课,我感觉这个其实的很难的,要做到需要功底深厚。目前呢,比如说生态学,对我来说是一个相对陌生的一个专业,可能要从头去做,从头去学,今年这一学期还是交下来了,也发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我的目标就是在教的时候,不要自己讲迷糊了。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多吸取一些最新的研究进展,把那些经典的理论都挖透,在讲的时候,真正一直是从自己理解的基础上去讲给学生的,这个才是负责任的。目前,说实话生态学生的很多原理我也只是在书本上学到的一些皮毛。在讲给学生听的时候,心里也是虚的,希望以后可以将扎实一些。

张艺欣:于老师,您觉得您在上课的时候快乐吗?您的快乐主要源于什么?

于文清:大多数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快乐的。我的快乐主要源于我自己,因为我自己讲的好不好,其实我自己是知道的,如果我备课的时候相对充分,那么学生们反应也会好一些,这样下课后我都会一直很高兴,我这一天也都很开心。

 

张艺欣:那你上完课会感觉很累吗?

于文清:上课的时候不会很累,但是回到家以后,就会感觉很累。

 

张艺欣:你很享受上课这个过程的吗?

于文清:至少我上课时是很投入的,所以上课的过程我是来不及感受的,我只是在过后,或是回到家以后感觉到累。另外,再跟学生互动过程中,或者是有的学生提出了一些很好的问题,我能够很好的解答,学生很满意的时候,我感觉我是很享受的。

 

张艺欣:那你跟学生有交流的时候是不是感觉这个课还是很轻松的?

于文清:这个分课程的,因为我交两门课,其中园艺栽培学这门课我感觉还是很轻松的,因为这都是贴近实践的东西,之前我也是做农学的,对这方面还是有一些经验的,随时随地就能举出例子,或者是拿出我的以前的经验去跟学生去交流。但是生态学这门课,理论性比较强一些,实践性的少一些,这方面以前阅读量也不大,做的科研的时候离这方面也比较远,在硕士的时候,接触了一点点,这点东西太少了,拿出来说也就一两次,说完了也没有什么再说的了,所以说这方面我感觉我是需要加强的。

 

张艺欣:您认为老师与学生交流在实践方面更融洽是吗?

于文清:我感觉是的,我发现学生更喜欢上实验课。

 

张艺欣:您觉得课程主要以实践为主更好一些,是吗?

于文清:对于我来说可能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上学的时候也一样,在我大学的时候,这种实验课比现在少多了,而我们现在学校,特别是咱们院的实验课特别多,我那时候基本上除了化学的实验,好像就没有什么大的栽培学的实验了。像现在,尤其是大二的学生,是非常愿意去生态园里做实验的,在生态园里头,就那么一小块地,五六个人一组,他们那种状态,我感觉特别好。生态学实验一共上了五次,学生每次都很投入,特别有一次我们几个班联合实验,那次他们真的是特别喜欢,很多城市长大的孩子不顾一切就钻到树林子里。所以说,咱们学校的学生是吃苦耐劳精神还是有的,只不过是可能有的时候需要我们把他们的热情激发出来,有时候也会使用一些小心思,比如说让他们把每一个实验的步骤拍出来并发给我,因为实践的时候都是分散开的,不可能每个组都能从头到尾的去看着,所以让他们把照片都放上来。

 

张艺欣:您有没有感觉实验教学会比平常的理论教学更快乐一些?您是不是在教学中会灌输这种快乐教学的理念?

于文清:我自己就是一个很快乐的人,也没和学生说做实验需要快乐的做。

 

张艺欣:是不是不自觉的就灌输了这个理念?

于文清:因为我在基层工作这么多年,我最愿意接触的是植物,我很喜欢在野外,在田间的这种感觉。

 

张艺欣: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于文清:因为我是农村长大的。

 

张艺欣:为什么有些老师上课并没有您给学生上课这么快乐?是不是在有意识地去引导他们呢?有没有什么改革或是什么方法?

于文清: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就是在上课的时候,我经常会告诉她们,像我们园林园艺这个专业,课本最开始都是有一段前言的,我就会和他们说,园林园艺是一门很高大上的专业,不要觉得我们就是学习种地,在上课的过程中的话,我会和他们说这本书,现在是我讲给你们听,但实际上,这些都应该是种地的人该会的,那么为什么要讲给你们听呢,这时候我会给他们举个例子,说我们班农大的学生,他们是服务垦区的,多数的本科毕业生,大概90%以上,都要在上课的时候去服务基层,或者技术员、指导员这种工作,如果是在我们那样的学,你们本科生就是去国企去当技术指导员,你们要指导的就是成千上万的农民。为什么要讲给你们听呢,因为我们如果讲给农民听,农民可能听不懂我说什么,但是通过你们去讲,实际上去操作,去耕种,从实践上去教他们,他们会懂。另外,再讲一些知识,假如说我当我讲植物缺素症状的时候,我就举个例子,当时我们本科毕业的时候,我们老师就跟我说,如果你能把这个植物所有缺素症状都描绘清楚,你就可以忽悠别人了,别人就会认为你很有学问。同样是一个水果的图片,我通常会找我认为最漂亮的就放上去,他们特别是女孩子特别爱美的,机会特别惊喜,虽然我是使用了一些小伎俩,但是能让他们记住我讲的东西,有时候可能不单纯是为了吸引学生眼球,为了让他们去喜欢你,我更多的希望他们热爱自己的专业,毕竟要学四年,如果学了四年以后,你们还不做相关的工作,你们这是四年是不是有点浪费了?所以还是做一些相关的工作,做什么都能做好。有的时候,拿着照片或者是一些特别漂亮的插花,这些也不是谁都能做好的,只有有心人才能做好。

 

张艺欣:像我们老师,有时候是会有一些情绪的,您是怎么把控情绪,不把情绪带入课堂?

于文清:上课的时候其实也有过情绪的,特别是大三的学生他们在考教师资格证的时候,他们在课上看英语书,其实我也理解他们,知道他们在考,有时候我也会和其他老师聊一下,如果他是在学习,哪怕不是在学我门课,其实也是挺好的,只要不是坐那发呆或走神,不是在玩手机就不错了。有一次,我在讲课的时候,快要下课了,可能学生们着急要去上下一堂课了,所以他们在下课之前就都动起来了,都开始收拾东西了,后来我讲完最后一个点,然后就下课了。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就提问上次我最后讲的那个点,结果学生答不上来,当时我就说,看你们上节课那么慌乱,我就想看看有没有人听,结果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其实我在问问题的时候,我就把答案就展示在幻灯片上了,但是学生都不抬头,都拿着教材在念,其实他们念的不是我讲的东西,我就说你们看着黑板。那次我是挺有情绪的,当时感觉学生对我可能也是有意见的,后来就不敢这么提问了。

 

张艺欣:那你当时是怎么调节自己的?课后会进行反思吗?

于文清:经常会反思自己,感觉每次课后都会反思。当时我去参加这个国培项目,会跟其他的一些参加培训的老师进行交流,他们说学生就是学生,你千万不要认为他们有很强的承受能力,一定要呵护他们。

 

张艺欣:您有没有以这些内容来做教改?

于文清:我现在对教改还不是很清楚,您说的是教学方法的改进吗?

 

张艺欣:对,教学方法的改进,就像大棚实验那样,是不是相比传统的一窝蜂的做实验更有优势?

于文清:是有这种感觉,一窝的时候我就发现有同学偷懒,小组的时候,他们完全不会,他们会有明确的分工,你如果不去干的话,这个事儿就没人干了,他们有的去挖土,有的去整理苗床,有的去弄肥料,有的去弄水,都分好了,你不干就没别人干了。

 

张艺欣:也就是说,你认为小组式教学比传统的教学要好些是吗?

于文清:我觉得要分时间内容,我自己教的两个班我都是分了组的,如果不分组的话,经常会照顾不过来,一般都是小组长提前提前半小时过来,我提前把先跟他们先说好,应该在干什么,然后再让他去给自己的组员分配任务。

 

张艺欣:您一般组织学生做实验的时候,是否会先让学生预习?

于文清:我发现我强调他们也预习,有的时候可能我提醒学生注意某个事情,但是不一定所有的学生都会注意,有的学生交的实验报告会注意我提的要点,但是还有少部分同学完成是混的,或是抄别人的,但是你我也没办法,因为不知道是谁抄谁的。

 

张艺欣:学生做完试验后,您这边是怎么样的一种考核标准呢?

于文清:拿园艺栽培学来说,前4个实验都没有写实验报告,有的学生就问,我们什么时候交实验报告,我就告诉他们,你们不用交实验报告,拿你们的作品来就可以了。有的同学做的不是很好,但是有的同学做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因为有的同学是农村的,我发现了,只要有一组同学做的好,别的同学就业能做好,比如说有第二组有同学实验能力特别强,经常第一个完成实验,做的也特别好,我就会在他们做好的试试,让其他同学看看他们做的,让其他同学参照第二组的标准来完成,结果其他组完成后,我发现其他组完成的比第二组还要更好,这时候我又会和第二组同学说,你们看看其他同学已经超越你们了。像他们做实验,我就会让他们把每一个阶段的照片都留好,实验报告也都是电子版的交给我。

 

张艺欣:请问一下于老师,您当时是什么原因选择的上饶师院,是不是对上饶师院有一种情怀?

于文清:在上饶师院最让我感动的就是,我当时从面试到来,经历了一年,这一年期间,每次逢年过节,我都能收到以校长的名义寄过来的贺卡,让我觉得,如果我来了上饶师院,会很受到尊重,如果我有能力,也一定会得到认可,如果我努力,也一定会有收获。虽然我们实验室设施比较差,但是我认为,如果我们想要做好一件事,在哪里都能做好,而且我们生科院的气氛特别好,老师们的状态也非常的积极向上,在我开始上课之前,就经常会在群里看到我们学院的老师带领学生获得了各种奖项,特别羡慕。

 

张艺欣:您觉得我们学院各老师之间的氛围如何?

于文清:很轻松,和原来我的工作单位相比要轻松很多,原来我单位的之前比较看重的使人与人之前的相处,比如说大家一起吃饭喝酒等,而在这边更纯粹一些,老师们更多的时间会花在自己的事业上,相对来说,我更喜欢这边的氛围,很轻松,老师们直接的交流也特别多,老师们也都能主动的承担自己的责任,对于一些资料,老师们也都愿意相互分享。

 

张艺欣:您觉得对于期末考试来说,教务办应该给你们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于文清:因为我是今年新进的老师,目前还没有经历过一次期末考试,所以我觉得监考、试卷批改、试卷录入这些都需要帮助。

 

张艺欣:您希望我们教务办提供指南式的帮助,还是一个笼统的帮助?

于文清:我想如果教务办愿意的话,希望能在微信群里将详细的流程和规则发出来,如果我还是不懂的话,可能还会问一下你们,希望到时候你们能给我解答。

 

张艺欣:您平时在教学中,有过程性评价的内容吗?还是仅仅是用期末试卷的分数作为学生的成绩?

于文清:肯定有的,一个是考勤,一个是上课回答的问题,还有一个是实验课的表现,这些都有留下了表格记录。有的学生考勤的时候没有来,我就会提醒他们要注意,考试成绩要多努力,我认为这样对其他学生也公平。

 

张艺欣:您点名的时候是否会耽误上课的时间?

于文清:我不是每次都点,我会先看看人数,人数不够的时候我才会点,这学期我大概点了3-4次名,一般我开始点名了,那些没有来的学生也都在五分钟之内赶到,我也就不追究他们了。

 

张艺欣:您之前从事的是科研工作,现在到学校来则是科研和教学并行,您有没有想过以后能有自己的特色化教学?

于文清:每个老师都希望受学生的欢迎,都希望能有自己的特色化教学,我觉得目前我现在没有找到自己的特色化教学。我感觉学生学习知识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主要要做的是让他们愿意学,另一方面,在学习的过程中,要让他们爱上自己的专业。这些可能不算是特色,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既然选了这个专业,如果不爱的话是很痛苦的。

 

张艺欣:您说让学生爱上这门课程,那是不是以后的课程您会加上一些思政教育?

于文清:有时候上课的时候可能会不自觉的加上,之前我一直以为思政就是要爱国,要守法,现在我觉得思政可能包括怎么去爱上自己的课程,我认为这点也更重要。有时候我会问学生,以后有什么打算,未来是否会从事我们这个专业,结果大家都回答我,以后不会从事这个专业的工作,他们认为,他们现在学的生态学在十几年以前是很热门的,但是现在这个专业已经没什么出路了,这种想法我认为以后可能会偏离大学的初衷。我就会把自己当反面例子去讲,比如说我干了什么,损失了什么,比如说我是工作期间读的研,考的博,如果我当时毕业了就去考研,也不会今天才来当老师。过去的几年,我可能就一直都在补之前的东西,到你们的时候,如果你们能意识到这一点,能知道你们将来要干什么,那总比晚知道强。我就是知道的太晚了,所以我不希望你们晚知道。

 

张艺欣:那您上课会给同学们说到考研吗?

于文清:考研的事经常说,通过实验课说,每次上完课我都会让同学们自己回望一下自己做的科研,对于考研,你们考上后可能更多的会面对这些科研,所以你们想好,自己是不是真的爱这些东西。这时候我就会说一下我自己,我是工作以后考的研,考研的时候我很清楚自己想要学什么,如果你们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想要学什么,不妨也可以先工作看看,这也是我个人的想法,仅供你们参考。

 

[友情链接]
江西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井冈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江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昌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志敏大道401号
邮编:334001  电话:0793--8153701
 
版权所有:上饶师范学院生命科学学院
赣ICP备05002080号